Close
您想了解什么?
Site search
2022年10月21日 瑞士的外商投资管控

2022年5月18日,联邦委员会公布了投资管控法的初步草案以及一份解释性报告。该法旨在规定外国投资者对瑞士公司的某些收购行为必须予以报告,并且在获得政府批准之前不得完成收购。

投资管控法的出台背景

瑞士一直对外商投资持开放态度。除银行业等监管市场外,外商直接投资只有在达到一定的营业额门槛时才须进行竞争法方面的审查。

然而,受中国在瑞士投资强劲增长的影响,尤其是2017年中国化工集团以高达430亿美元收购先正达,这一议题进入瑞士政坛。

2018年,议员Beat Rieder提出了“通过投资控制保护瑞士经济”的议案。其中要求联邦委员会起草一部法律以控制外商直接投资。此外,还请求联邦委员会就外国投资者的收购和投资审查问题给出意见。

在2019年的报告中,联邦委员会认为,当前的法律已经足够,投资控制没有良好的成本效益比。尽管如此,在2020年春季,瑞士议会通过了Rieder 2020议案,敦促联邦委员会采取行动。

投资管控法的目的

瑞士联邦委员会致力于实施开放和自由的经济政策。瑞士对外应被视为具有吸引力的投资地。在此背景下,联邦委员会仍旧反对制定投资管控法的同时提出严格限制立法目的:投资管控法的目的应为防止外国投资者通过收购瑞士公司对公共秩序或安全造成威胁或危害。联邦委员会希望不涉及其他可能的目的,例如保护本国的工作岗位或支持特定部门、产业。

曾有批评的声音多次指出,与国家关系密切的投资者出于经济考虑进行收购可导致竞争扭曲,例如,外国投资者首先收购瑞士公司,占有后者的专有技术,而后由于其本国的国家补贴,以低价排挤瑞士的竞争对手。然而,联邦委员会指出,只有在可能危及公共秩序或安全的情况下,才应防止这种扭曲竞争的行为。

须经审查的收购

投资管控法将适用于对瑞士国内私营和公营企业的收购。关于国内公司的界定,联邦委员会提出了两个界定方案。根据第一个方案,任何在瑞士商业登记处登记的公司都被视为国内公司。第二个方案要求,除了在瑞士商业登记处登记外,该公司不属于外国公司集团。

如果一家外国的母公司希望将其在瑞士的股权出售给外国投资者,那么只有在采用第一个方案的情况下才会受限于投资管控法。外国投资者收购在瑞士设有子公司的外国集团也只有在采用第一个方案的情况下才会受限于投资管控法。

使用第一个方案,投资管控法的适用范围将涵盖更多的收购行为。使用第二个方案,很可能潜在的有问题的收购并不受限于该法。瑞士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委托进行的一项监管影响评估指出,从2016年到2020年,根据方案一每年约有45起收购适用该法,根据方案二每年约有23起收购适用该法。

外国投资者是指总部或总办公室设在瑞士以外的公司。如果外国公司集团的瑞士子公司是投资者,也被视为外国投资者。公司资产(如投资基金)如果被国外的人或其他国家控制,则也被视为外国投资者。

非瑞士公民的个人作为投资者也被视为外国投资者。基于与欧盟的自由流动协定以及EFTA公约所规定的义务,来自欧盟/EFTA成员国的公民如果希望通过收购公司在瑞士进行自主经营,则可不受限于该法的规定。

收购的概念是基于反垄断法中控制权的概念。收购指的是任何交易,如果通过该交易直接或间接获得对一个企业的控制权或部分控制权。投资管控法特别提及了合并、收购股权、收购重大资产和签订合同。

根据投资管控法,以下两类收购须经过审批:

  • 如果投资者是另一国家或与国家有关的投资者,则所有的收购均须经过审批。
  • 如果投资者是外国的私人投资者,则相关收购只在特定情形下须经过审批。适用以下规定:

无论标的公司的营业收入多少,对以下公司的收购均应经过审查:

  • 供应国防设备或提供对瑞士武装部队作战能力至关重要的服务的公司;
  • 生产两用物品的公司;
  • 从事能源和水资源供应行业的公司;
  • 供应与安全相关的中央IT系统或为瑞士当局提供安全相关服务的公司。

如果标的公司在计划收购前两年的平均收入达到至少1亿瑞士法郎,则收购该等如下公司须根据要求予以通知:

  • 综合医院;
  • 从事药物、医疗器械、疫苗和个人医疗防护设备的研究、开发、生产和分销的公司;
  • 货运、客运以及物流公司,例如,机场、铁路基础设施或食品配送中心的运营商、所有权人;
  • 瑞士国内电信网络的运营商、所有权人;
  • 系统重要性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运营商和系统重要性银行。

根据投资管控法,对小公司的收购无需经过批准。不可否认的是,不能排除初创公司等小公司进行与安全有关的技术或产品的研发,收购该等公司可能会威胁到公共秩序或安全。尽管如此,如果瑞士公司在过去的两个业务年度的平均全职工作岗位少于50个,并且每年的全球收入少于1000万瑞士法郎,则收购该等公司无需经过审查。

另外,根据初步草案的规定,联邦委员会有权对其他类别的国内公司适用审批要求,最长期限为12个月,如果这对确保公共秩序或安全是必要的。

批准收购的标准

如果没有理由认为瑞士的公共秩序或安全会因为收购受到危害或威胁,则必须批准相关意向收购。因而,意向收购对瑞士的影响以及其在瑞士的影响须予以审查。

投资管控法举例(非穷尽)罗列了评估标准。例如,外国投资者的声誉、外国投资者是否能保证其在瑞士的商业活动无可指摘。如果外国投资者从事或已从事间谍活动,则情形并非如此。此外,须审查国内公司的服务、产品或基础设施是否能够在合理的时间内被取代。还须评估收购是否会严重扭曲竞争从而危及或威胁到公共秩序或安全。外国投资者的积极配合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外国投资者无理拒绝与投资管控主管机关合作或加大主管机关工作难度,则可能导致拒绝批准。

批准程序

SECO负责投资审查。投资管控法的初步草案规定批准程序分为两个阶段。在第一阶段,快速确定相关收购是否可以直接批准或是否需要深入审查,如果需要深入审查,则进入第二步的审查程序。

审批程序由外国投资者向SECO提出申请。在提交申请的一个月内,SECO在与其他相关行政部门达成共识并听取联邦情报局的意见后,决定是直接批准收购还是启动审查程序。如果SECO与其他相关行政部门无法达成共识,则审查程序也将予以启动。

审查程序启动后,SECO将再次在与其他相关行政部门达成共识并听取联邦情报局的意见后,决定是否予以批准。如果SECO与有关行政部门一致同意批准,则予以批准。如果SECO与有关行政部门无法达成一致或他们一致认为批准决定具有重大政治影响,则经联邦经济、教育及科研部请求联邦委员会将决定是否予以批准。审查程序原则上必须在三个月内完成。

需经批准的收购在获得批准之前,其民事法律效力中止。

违反规定的法律后果

尽管须经批准的收购在获得批准之前在民法上是无效的,但初步草案明确规定如果须经批准的收购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得以实施的话,联邦委员会可采取撤销投资等必要措施以恢复适当状态。

除这些措施外,初步草案还规定了处罚措施。在以下情况下,可以收取高达交易额10%的罚款:(1)须经批准的收购未经批准而完成,(2)收购经批准后完成,而批准是基于故意作出的虚假陈述的基础上,并且经重新审查后予以禁止,或(3)不予执行恢复适当状态的措施。

如果外国投资者、国内公司或参与收购的其他人在审批程序中违反向SECO提供信息的义务,罚款可高达10万瑞士法郎。

我们将密切关注相关立法进程。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联系我们。

作者:Lukas Züst, Klaus Neff

作者